湘桥:用历史文化的元素滋养当代人

  宽敞的院落,浓荫沉沉的大榕树,遮蔽出一片静好的午后时光。树下弧形的石阶,一级一级引着你走向清凉的河水。此河是九十九湾的湘水。湘水静静地流,无声无息。两岸树影婆娑,波心云日徘徊,回旋的群鸟掠过的影子,是跳跃的音符。据说,河上有桥名湘桥,如今桥已随岁月远去了,而湘桥——这个美丽的村名,却如许多美好的记忆一样,永恒留传。

  留传下来的还有一座座气宇恢弘的老屋。隔着涣涣水波看湘桥的老屋,那灰墙灰瓦如浮在水上的一个遗落良久的梦,静止得像一幅水墨写意画。高高翘起的屋脊如燕展翅,如伸向天空的祈愿,如穿透历史的呼唤。

  撑一支竹篙,溯流而上,直达老屋的脚边——我想,以往一代又一代的湘桥人,就是这么行走的吧!而今,不用船,沿着花红叶绿的村道,踩着一路浓荫,我们一步一步缓缓走来。轻点,再轻点,请放轻你的脚步,不要惊醒了湘桥古老的梦。这梦一做三百年,梦里有炊烟袅袅,有书香阵阵,有笑语喧喧;有“进士文魁光宗耀祖”,有“刑部翰林德泽黎民”,也有如今的繁华不再却具别样风采。

  老屋门前宽阔平整的大石埕,石埕边气魄犹存的旗杆旗座,一副看惯了秋月春风的淡定模样。它们看惯了眼前一次次落日,听惯了湘水一遍遍吟唱,如今,依然在落日余晖下诉说老屋曾经的荣耀与辉煌。说累了,歇下,听老少村人纳凉说家常,看大小孩子欢乐做游戏。

  老屋的大门紧闭,把世上的喧嚣与忙碌关在门外。而我,从“凤起”的边门一脚迈进这个古老的梦境里。门里别有风景,瓦蓝的天淡白的云,一方天井,几多人生。也许它曾圈定了屋里人生命的宽度,但它,是否也因此延拓了他们想像的高度和进取的力度?天井外的世界很精彩,轰轰烈烈波澜起伏声色犬马;而天井中的人生,是否可以隔开岁月的烟尘和光怪的诱惑,无欲无为宁静守贞?现在,天井里,依然有几个老人,守着祖先留下的故事,伴着阶下新长的小草,熬煮着清静的岁月,捡拾着生命遗落的点滴。历经沧桑的面容,如历经沧桑的老屋,每一条皱纹都令人心生敬畏。

  一条幽深的青石小巷,已让无数的脚步弹奏了几百年,或重或轻,或急或缓,来了又去,去了又来。来来去去之间,一晃人间几度无常,让你在忙忙碌碌之后只想就此停住,安顿下来。夕阳静静地照在巷弄里,巷子一半明着一半暗着。风吹过了,雨淋过了,岁月沉淀下来的芬芳记忆,一点一点写在斑驳的墙上,写在长草的瓦楞间,写在裸露的每一条红砖或青石的缝隙里,写在老屋的每一个角落——雕刻精美的门前石鼓,工艺复杂的屏风神龛重檐斗拱,奢华富丽的燕翅屋脊,还有每一个窗棂和随处可见的石磨石臼石缸石桌……

  我想在这样怀旧的老屋里,做一个闲人,将光阴抛却,将世事忘怀。生一炉火,静品一壶清茶,静听一曲《西江月》。

  我想在这样古典的湘水旁,把心洗净,把夕阳看穿,把那一段遗忘的往事想起,缀成文字,说给我的孩子、孙子、曾孙子……

  不要以为湘桥安静得一直睡着,也不要以为湘桥只有历史。当盛夏来临,当一个叫端阳的日子临近,一条静静的湘水可以流成汨罗江。“咚咚咚”、“咚咚咚”,喧天的锣鼓,一下子唤醒了沉醉在历史回忆里的湘桥,家家户户米粽飘香,男女老少喜气洋洋。老屋门前,江岸人山人海,江边旗旆飘扬,江里龙舟如飞。一声声的呼喊,一片片的喧哗,一串串的笑语,传递出的是人们对历史的尊重,对文化传承不息的企愿。

  一个美丽的湘桥,一个梦一般的闽南水乡,它用历史文化的元素,滋养着你和我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湘桥:用历史文化的元素滋养当代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