泉州的传统婚俗,原来还有这些礼数

  文 / 月芳 图 / 吕波

  你知道爷爷奶奶那辈的泉州传统婚俗是怎么办的吗?是不是立马想到了红绸头巾里的喧嚣,除此以外,你肯定知之甚少。

  来自泉州浮桥的黄先生和李女士夫妇按照传统婚俗已经结婚了“三次”,其中一次还被请到金门。昨天,他们又按部就班重来了一次。这次将录制成5分钟视频,未来放在鲤城城南的闽南文化生态园中心馆展演。

  先来涨涨见识,重拾那些被我们忽略掉的“礼数”。

  黄先生和李女士是真夫妻,2010年结婚时,就是完全按照传统婚俗来的。昨天应邀来拍摄这集公益视频,只能集中呈现婚俗六礼中的“亲迎”部分:开脸、上头、盖乌巾、提姓氏灯、踢轿门、过火炉、踏瓦片……讲究得很。

  群演是30多名来自泉州浮桥、江南的居民,新郎新娘家中的案桌、器物、五果六斋和糕粿等,也都是从浮桥专程运来。

  婚俗“六礼”的其他“五礼”: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徵、请期

  “今天我儿要和谐,喜气盈门多光彩。”新郎母亲头戴红花,身穿新装,笑盈盈地念着。门外,高头白马也戴着红花,等着新郎官率仪仗至女家迎娶。

  对男人来说,结婚就是“小登科”,迎娶最为隆重。新郎家这头,父母、喜娘、喜童整装待发。红砖大厝里,案桌上红糯米丸、红皮鸡蛋、一对龙凤蜡烛、红枣灯……新娘家在中西合璧的华侨建筑里,化妆、盘发、凤冠霞帔……

  新郎需带着“压斗”迎娶新娘。木桶里装满稻谷,里面插着做衣服用的直尺、饭匙等,代表新娘以后要当贤妻良母,操持家事。而刀剑、秤等,代表男人当一家之主要有所作为。

  浮桥文化站的站长吴灿双说,将“压斗”的器物放入轿子,表示不能空轿抬到女方家。迎亲路上,有举着姓氏灯笼的孩子、陪嫁姑娘、女仆,也有鼓乐队伍,一路敲敲打打。

  新郎来了就能顺利进门?以前也不是!迎娶队伍来到女方家,大门紧闭,新郎先敲门。递上三个红包,女方家才笑嘻嘻地开门。在女方家的习俗,保留至今的还有罩乌巾、哭嫁等等。

  古时认为黄昏是吉时,迎亲多在黄昏之后,夫妻结合的礼仪初称为“昏礼”。迎亲时,新娘需头蒙乌巾,同时身边人念着:“纱巾掀过来,添丁发大财;纱巾遮头前,子孙代代出人前。”

  离开家时,害羞的新娘哭泣着说要留下来和弟弟妹妹一起,一同服侍父母。新娘上轿后,长辈将轿门封上,用酒喷洒轿角,将封条象征性地贴在轿子的门帘上。这表示中途不能换人,新娘一生一世都跑不了。一把从家中带出的扇子,要由新娘从轿子内扔出。谓之“换新扇”,代表“放心扇”。

  一路敲锣打鼓来到夫家,新娘入门是最喜气的。

  新郎踢过门轿,就将新娘请出轿。送嫁娘一手捧米筛,一手握“铅米”,将米筛为新娘遮在头上,不让新娘“见天”。过火炉、踏瓦片,为的是不让新娘“踏地”。既有不让新娘的煞气触怒天地鬼神之意,也希望各路神仙鬼怪不要伤害了新娘。新人跨过火炉,代表驱邪,祈求兴旺。

  挑过乌巾、行过拜堂礼,婚礼至此礼成。

  当我在思考中式和西式婚礼的选择时,突然想到俄国文学巨匠托尔斯泰。他曾在50岁时想过自杀,那时他已经完成了《战争与和平》《安娜卡列尼娜》的传世巨作,他家庭美满爱自己的妻儿,拥有6000多个足球场大的田产,可是他却突然想不明白生命的意义到底何在。

  他把那段从抑郁症走出来的生命追寻写成了一本自传《忏悔录》,最后在人类历史长河中的千万普通人的生活信仰中,找到了超越有限生命的东西;是每日的低头劳作,或是对各种形式礼节的日复恪守。

  这种生活信仰,就好比中式婚俗中几千年累积变迁留下来的“老东西”,是组成普通人的日常生活,也是对“生命本自虚妄”最质朴而坚定的回应。

  只希望,这些人类的“老东西”,不会在短短几代中立马被整体地遗弃。

原标题:泉州传统婚俗,我确信你知之甚少…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泉州的传统婚俗,原来还有这些礼数